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嘘……”柯南比划着,示意阿笠博士声音小点,“不要太大声。”

  阿笠博士放轻声音,“难道把那些记录偷走的就是……”

  “嗯,或许就是那些家伙干的好事,如果他们听说被那种药害死的我还活着,而且觉得毛利小五郎的推理很可疑的话,那就不难想象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了,”柯南神色沉凝,脑海中又一次浮现了琴酒和伏特加的身影,“那些黑衣男子的同伴,很容易就能猜到工藤新一在毛利小五郎背后捉刀!我销声匿迹和‘沉睡的小五郎’出现的时间,几乎就在同一时期,也难怪会惹人怀疑……”

  “如果偷走毛利先生的档案是这个原因,那他们为什么要连非迟的档案也一起偷走?”阿笠博士问道。

  “我一开始是猜测,对方或许是对方不确定‘沉睡的小五郎’背后的人是工藤新一,还是池哥哥,所以才把档案一起偷走,想要确认一下。”柯南道。

  阿笠博士左右看了看,将声音压得更低,“如果他们觉得是非迟做的,你不会被发现,他们也不会对非迟下手,这样就安全了,对吧?”

  “没错,这是最好的一种可能,不过很多地方说不通,”柯南摸着下巴思索,“‘沉睡的小五郎’出现的时候,池哥哥已经进了青山第四医院,这也是我否认自己猜测的原因,他们只要去青山第四医院调查池哥哥的入院记录,对照时间,就应该知道帮大叔推理的人不会是池哥哥,不用刻意去警视厅偷档案,那就只剩另一种可能了。”

  “另一种可能?”阿笠博士疑惑。

  “对方不仅在调查毛利大叔,也在调查池哥哥!”柯南判断完,又笑了起来,“当然,这件事也还不确定是那些家伙做的,看起来,更像是大叔和池哥哥一起经手的某起案子遭人记恨,而且他们应该不会想到我吃下那种药后变成了小孩,不过有人在偷偷调查确实是真的……”

  说着,柯南伸手在口袋里摸索,“为了谨慎起见,我有件事想拜托你……”

  “哼!搞什么嘛,每次都是有事才来拜托我!”阿笠博士故意装出冷漠脸,“如果你有事想拜托别人去做,为什么不去找一个更信得过的人?”

  柯南打量着阿笠博士,“喂……该不会是因为我之前没跟你说调查记录被偷走的事,你才这么生气的吧?”

  “才不是呢!”阿笠博士侧开头,持续傲娇。

  “博士,别生气啦,”柯南无语解释,“我也没办法啊,当时高木警官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,灰原就在你旁边,要是让她知道附近有人鬼鬼祟祟调查的话,搞不好又会担心这个、担心那个的,比如觉得自己身边有危险、很不安,或者又觉得自己会拖累身边的人之类的,跟在巴士上一样乱来……对了,她现在人在哪里?”

  “昨晚她去非迟那里打游戏,好像打到很晚才睡觉,今天早上回来之后就去补觉了,”阿笠博士低声道,“这件事你也没告诉非迟吗?”

  “还没有,”柯南迟解释道,“不是我逞强,如果有他帮忙,是能轻松一些,但我要怎么跟他解释?难道如实告诉他,我其实就是工藤新一,招惹到了一群危险的家伙,最近有人在我们周围调查,要小心一点?”

  “这样不好吗?”阿笠博士问道。

  “别忘了,我骗他说我是分裂症患者,”柯南半月眼,“如果他觉得这是我的妄想怎么办?就算他信了,要是他不把对方当回事,连他都会遇到危险,再说了,当初说不要再把我的真实身份告诉其他人的,可是你啊……”

  阿笠博士脑补出被灌药变小的池非迟,被灌药之后没变小而是死了的池非迟,侥幸逃脱却被对方盯上、像柯南一样到处躲藏的池非迟……

  瞬间被说服了。

  新一也不是一般高中生,比更多成年人都要聪明,但还是栽了。

  非迟在推理方面,大概比新一要强一点,性格上来说也稳重得多,但搞不好也栽了呢?

  “总之,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灰原,至于池哥哥那边……如果事态严重,我会想办法提醒他小心安全的,”柯南迟疑了一下,“其实还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,对方为什么要把档案又原封不动地送回警视厅?”

  “既然已经调查清楚,档案就没用了,当然就送回警视厅了啊。”阿笠博士理所当然道。

  “笨蛋,既然没用,直接丢掉不就行了?”柯南反问一句,又推测道,“这可能是对方发出的大胆信号,告诉我们,他们对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,或者是……”

  “想把某个人引诱出来的圈套,”服部平次坐在桌台上,摸着下巴接过话,“这样的话,调查非迟哥说不定是一个警告,目标或许是你,或许是那位大姐……”

  “没错,大概是在表达‘不想连累别人的话,就自己主动站到我面前来’这种潜台词,不过,我还有一种猜测……”柯南一愣,转头看了看身后的黑皮,惊讶退了两步,指着突然冒出来的服部平次,“服部?你怎么会在这里?!”

  “是这个大叔叫我来的,”服部平次笑着指了指阿笠博士,“因为知道你身份、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权路飘香只为原作者烟火酒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火酒颂并收藏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最新章节